夜晚思念在发烫

关爱冷cp三百年。

「Thiam」-少狼同人

Theo/Liam(斜线有意义)[这个意义也没什么意义了反正我写肉无能emmm x
本人取题也无能[…唉 我就是个渣渣。
第一次写文,很烂,轻喷。
大胆开个坑,反正没人看[2333
国外Thiam半火吧,可国内却已经冷到北冰洋去了…。[瑟瑟发抖
于是只能自给自足。[抱紧自己
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。



自从他们解决掉Gerard,增加狼群人员,帮助无辜的狼人躲避Monroe手下的那帮猎人已经有段时间了。

【Liam视觉】
有件让我最头疼的事,也是尝试去理解的问题,但这个问题已经被最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得不推到这么迟了。可这样开始的新一个学期可不是很好的,我想着。

当然,使我头疼的是Theo.
就是那个在危机关头把我推进电梯。
我不解地吼道:“你干什么!?”
那人却转头笑着说:“做你的诱饵。”
那个人,是Theo.

实在有太多令我想不通的了,举几个例子。

在我亲手毁掉那把剑后,Theo明明可以逃走,一走了之,但他没有。可能他清楚,自己也逃不掉Scott的狼群,但他甚至都没有尝试一下,一下都没有。想想看,让他继续呆在比肯山的原因到底是什么,打败恶灵骑士?加入Scott的狼群?都不是。

是个人都心知肚明,Theo是个冷血自私的一个人,毕竟对自己亲姐姐都能下手,却保护、已经远远不止保护我,并且因为我而去在乎、关心别人多少次。可是,为什么?

我告诉Theo,你要带走某人的痛苦,你要先学会尝试关心。随即在医院里Theo第一次带走了别人的痛苦,但是…是什么信念让他成功的?


……

“Liam.Liam?…Liam!”

这一叫让我分神的心拽了回来。我下意识摸了摸脖子。老师无奈说道:“上课最好不要把心思放在别的地方,Liam.”我抱歉地笑笑,随机点点头,眼神漂浮不定。

Mason把身子轻移过去问到:“怎么了,兄弟,最近你老心不在焉。”望了下老师还在黑板上写字,继续说道,“说实话,你应该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,毕竟,你知道的,高三是很重要的。”说完他给了一个“我担心你,兄弟”的眼神。看着老师即将写完就坐正了身子。我也回了个“我很好,不用担心”的眼神。

“铃铃铃——!”

放学后,本来想翘掉长曲棍球练习跟Theo说清楚,毕竟这真心使我最近苦恼坏了。可我突然发现,并不清楚Theo被Scott接受后成为这个狼群一员之后怎么样了。

我望着手机通讯界面的“Theo”,打算拨打他的电话,手指却在微微颤抖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随着慢慢变暗的屏幕,直到黑屏。我闭眼轻轻摇了摇头,把手机默默放回口袋里。

该死的,我为什么会怎么在意他。

我只好在更衣室换好护具,与同学到操场上去练习了。

-------------
【Theo视觉】
下午二点左右,多云的天气把太阳遮住了,使得此时阴昏昏的。树林中传来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我不需要动一下脑子就知道那肯定是Monroe的手下,靠着狼人的超级听觉大概能判断出是个新手,毕竟Monroe手下多的琢磨着她已经应付不来了,更别说他能嗅着这位新手满树林的紧张感。

“啧啧,真是有点不自量力。”我感叹道。旁边同样躲在树后的Peter耸耸肩表示很赞同。

我与Peter相视一笑,将一个石头扔出去,果不其然那位新手朝那里走去,我们都能听见新手拿不稳枪支的声音,差点没使我们笑出声。Peter以守护者的身份,乘这机会拿下了这位新人。

完工后,我边向马路上走去边说:“今天也不错嘛。”给了Peter一个竖着大拇指的背影。

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,我明白自己做的这些是Liam希望他做的,好的事情。

我也愧疚,他心里知道小时候的事情无法补偿,也无法挽回,但我现在改变了,不再是那个生活在阴暗下的、被恐怖博士控制的小男孩了。
我会尽力而为的去帮助那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而帮助我,领导我,改变我,使我走出迷茫的是Liam.
一直都是他。
我也清楚,我喜欢Liam,很喜欢。
这种情感我也不是很明白,但是我对Liam绝对有种感觉,很深的情感,这是不会错的。

我有种直觉,Liam也是喜欢着我的。即使没有很多的话,起码有一点点。要不然Liam怎么会这么在乎我做什么呢?

那次在电梯中,我隔着电梯门也能听得见Liam的心跳因为我说了句“做你的诱饵”时漏了一拍,我捕捉到了,辛亏电梯门及时关上了,他就看不见我捕捉后明白的笑容,这个细节使得我独自一人对抗众多的幽灵骑士都不会恐惧。



我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比肯山高中附近的住宅区,我看了看时间。

15:47,突然想到这个时候比肯山高中不是在练习长曲棍球吗,打算去看看。
哦当然是为了看Liam去的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